澳洲幸运5开奖最快现场直播
首頁 > 作家列表 > 綠光 > 付費床伴 >  繁體中文 上一頁  付費床伴目錄  下一頁
   

付費床伴  第11頁    作者:綠光

  「不比較一下,怎麼知道好壞?」姚麗言笑得瞇起狐媚的水眸。

  「喂!」怎麼這樣啦?

  她是這種女人嗎?她工作時一絲不茍,私底下的行為卻這麼地放蕩?還是因為她喝醉了?

  這個女人!

  「反正我不回去,你要走就先走吧。」

  華百岳無奈地嘆了一口氣。他怎麼能不管她?

  第五章

  早上,秘書室里傳來明快的鍵盤敲擊聲,就如往日一般。

  華百岳推開通往秘書室的那一扇門,緩慢地走到她身邊,她像是渾然不覺,手指上的動作始終末停。

  他瞇眼審視著她略顯蒼白的面容。

  哼,再逞強嘛。

  怎樣,被人一拱,她就真的干起酒國女英雄了?

  人家吆喝著,她就瀟灑地把酒在嘴里倒,她是怎樣?當那些酒是白開水不成?真以為喝完之後,頂多是被烈酒的後勁折磨而已?

  錯了,隔天醒來的宿醉才是最難受的!

  雖然如此,她還挺有職業道德的,上班沒遲到,而且一就定位之後便立即處理手邊的資料,甚至安排他的行程……哼哼,她確實是很能干,也算是夠盡職的,但她的臉色可是一點都騙不了人。

  就跟她說別喝了,她偏要喝,現在難過了吧!

  看她那個樣子,就知道她以往很少豪飲,既然是這樣,昨晚干麼跟那群臭男人起哄啊?

  還說什麼要找人比較一下……這麼完美無缺的男人在她面前,她都不懂得珍惜了,還奢望找到什麼極品嗎?

  沒有!這個世界上沒有那種男人!

  「你到底要站到什麼時候?」

  華百岳回神,驚覺姚麗言早就停下了手邊的工作,大眼直瞪著自己。

  「喝下。」他將手中的飲料遞給她。

  「這是什麼東西?」

  「管他是什麼,反正喝下去會讓你覺得舒服一點。」

  「解酒的?」她嘗了一口,感覺味道還不算太差。

  「解宿醉的。」華百岳沒好氣地瞪她一眼,「你現在頭很痛吧?別以為不吭聲,我就不知道你的狀況。」

  他十幾年前就醉過了,還記得大醉之後的滋味很不好受。

  姚麗言低頭不語,默默地喝掉他親自為她泡的飲料。

  「我不知道你是怎麼想的,但是我告訴你,我跟大哥借將,是因為我看中你的能力,更希望能夠藉此讓你發揮潛力,等購物城一案告一段落,才好安排你其他的職務。」他拉了張椅子在她身旁落坐,「你質疑我這樣的做法嗎?」

  她微挑起眉,澄澈的眸子直瞅著他。「確實。」她毫不諱言。

  「那麼,我現在解釋過後,你相信我的說法嗎?」他不禁發噱。

  站在大哥的角度,她確實是不可多得的人才;而站在他的角度,她確實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女人。

  如果可以,他真的想要將她占為己有,再也不想聽她說什麼找人比較,去他的比較,他還不夠好嗎?真是的,吞了幾杯酒之後,說起話來這麼傷人,也不想想他也是人生父母養,也懂什麼叫做心痛。

  「半信半疑。」頭痛讓她的腦袋并不是很清楚,也許再給她一點時間好好地想一下比較好。

  「你還真老實啊。」華百岳掀了掀唇,自嘲道。

  他到今天才知道,原來他給人這麼難以信任的感覺。

  「我是實話實說。」

  「包括昨天晚上說的?」

  「昨天晚上?」她不禁微蹙起眉。

  她說了什麼啊?她有說什麼不該說的嗎?

  「你忘了?」

  姚麗言搖搖頭。「我說了什麼?我沒做什麼事吧?」事實上,她只記得她一連喝了好幾杯酒,後頭的記憶就很薄弱了。

  「你說你想要找幾個男人比較比較。」華百岳撇唇嘲諷地笑。

  他沒想到自己讓她不滿意到想找人比較,她可能不明白男人是很受不了「比較」這兩個字的。

  虧他昨晚還護送她回家,原本打算在她家借住一晚,豈料她大小姐二話不說地就他踢出門,說什麼不方便他留宿,免得他人誤會。

  啐,誰會誤會啊?

  他真的只是想要借個地方睡覺而已,要不然她更以為胡鬧到凌晨五點之後,他還有多馀的力氣對她怎樣嗎?

  更何況,床伴的關系目前是暫時取消中,他可沒忘記。

  「我?」她瞪大眼,接著緩緩眨了兩下,「我肯定是醉了,我還沒有開放到那種程度。」

  她依稀記得他送她回家,然後她好像就趕他走的樣子……

  「是嗎?我看到的可不是那個樣子。」事實上,他到現在還很吃味。

  姚麗言不由得輕笑。「光是一個你就讓我吃不消了,我哪可能再找人比較?你認為我有那麼饑渴嗎?」

  「我比較饑渴。」他訕訕地道。

  事實上,他覺得自己有點白癡,像個傻子般努力地想要吸引她的注意,但她卻睬都不睬,彷佛他的行為像極了耍猴戲的丑角。

  他堂堂華東集團小開竟為她成了丑角,確實是相當可笑,就連他自己也不懂,感覺有些東西似乎變了質,但一時之間還理不清那是什麼。

  然而可以確定的是,他過分在意她了。

  這并不是件好事,而他似乎正在失控中。

  華百岳話一出口,她蒼白的粉顏竟輕抹上一片紅暈。

  他有些意外地瞪大眼,才剛要開口時,就聽到她桌上的電話響起了樓下總機小姐的聲音。

  「汎全建設公司的董事長來訪。」

  「請他上來。」姚麗言收斂神色回答。

  「是。」

  「董事長,范姜遠到了。」她臉上的表情回復到工作時所戴的面具。

  「我知道。」他又沒耳聾。

  早不來晚不來,偏偏在這個當頭來,她都已經恢復原狀了,就算他現在再追問什麼,也根本沒有意義。

  「喝完。」華百岳指了指她手中的杯子,丟下這句話,他回到自己的辦公室,「等人到了,你再端兩杯咖啡進來。」

  待他一走,姚麗言直瞅著杯子,盡管臉上沒有半點表情,但是耳根子卻悄悄地發燙。

  ***  bbs.fmx.cn  ***  bbs.fmx.cn  ***  bbs.fmx.cn  ***

  一出電梯門,范姜遠客套的微笑隨即僵在嘴邊。

  姚麗言瞅了他一眼,隨即指向董事長辦公室的方向。「請。」

  「麗言?」他微愣。

  「請。」她臉上是制式化的表情,沒有奉承的客套,更沒有難以親近的淡漠,只是扮演著工作上的角色。

  「我不知道你現在在這里上班,你過得好嗎?」范姜遠回神後,立即熱情地走向她,卻見她置若罔聞,直往辦公室的門走去。

  「麗言。」他一個箭步向前,一把扣住她的手。

  「請你放手。」

  「我不放,除非你告訴我當初為什麼要辭職,又為什麼突然搬家,讓我找不到你的人。」范姜遠俊爾的臉上有著異樣的執著。

  「既然刻意躲,就是不想讓你找到,你還要問為什麼嗎?」姚麗言輕嘆口氣。

  昨天剛接手這份工作,她便已經知道會遇到他,也正因為如此,她昨晚吃飯時才會連一個笑容都擠不出來。

  不過,後來到夜店去,倒讓她不自覺地放松了,如今再面對他,感覺上似乎也并不是那麼難受。

  「為什麼?」

  「為什麼?」姚麗言輕笑,「你為什麼不問問你自己?」

  范姜遠是她前幾任的老板,雖然是銜著金湯匙出生的二世祖,但他的工作能力很強,長相也很吸引人,再加上家族的光環,讓他在女人堆里非常吃得開,正因為如此,她和他交往不到一個月的戀情隨即告吹。

  不是他不好,而是她配不上太過多情的他。

  因為和他的那一段情,讓她決定往後絕對不和自己的頂頭上司發展出任何男女關系。

  如今,對華百岳算是破例了,但他只是床伴,所以還構不上破壞自己的原則。

  「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錯了。」為了知道她離去的原因,這一年多來,他四處打探她的消息。

  「那麼就當是我做錯、是我不知好歹不就好了?」她臉上漾著淡淡的笑,像是自嘲,「過去都過去了,請先進辦公室吧。」

  「不,我一定要知道原因。」他非常強勢。
歡迎您訪問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,努力做最好的免費言情小說閱讀網!

 
 

言情小說強烈推薦:古靈 簡瓔 寄秋 艾蜜莉 黎孅(黎奷) 金萱 忻彤 于晴 典心 凱琍 夙云 席絹 樓雨晴 余宛宛 蔡小雀 言情小說作家列表: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第11頁已經更新并由網友上傳至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、本書的文字、圖片、評論等,都是由喜歡綠光的作品<<付費床伴>>的網友FANS發表或上傳并維護或收集自網絡,屬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,閱讀更多小說請返回浪漫一生言情小說閱讀網首頁!

澳洲幸运5开奖最快现场直播